本站首页 | 部门介绍 | 文化建设 | 理论学习 | 普法教育 | 视频空间
 

首页 > 校报 > 441期3版     441期1版 441期2版 441期4版




永远怀念杨晓光院长


影像艺术学院 赵 欣


杨院长走了。这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无法接受的,我们都希望这是梦,但事实就是这么残酷,这是让你不得不接受的现实。
  
在过去的日子里,很多人给我打电话,希望我们给杨晓光院长写点东西。我们也在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写点东西,纪念我们的院长——杨晓光教授。但是,每次坐在电脑前,面对键盘时视线就会被泪水笼罩,无法抑制的悲伤扑面而来,使我痛哭不止。在朋友的劝说下,我不得不离开电脑,也不忍看网上所有与他相关的照片和报道。但总的有人用文字来纪念我们逝去的院长,踌躇再三开始下笔,可还是不知从何写起。

杨晓光院长是一个乐观、幽默、睿智、平和的人,与他一起工作你感受不到他的年龄,笑容和活力如同阳光般感染身边的每一个人。他热爱生活,到过他办公室的人都会感受到他积极乐观的心态,在他的办公室摆放着他亲手制作的贝壳风铃,随处可见由他精心安排、摆放的小物件,很多细小的空间在他的安排下显示着与他年龄不相符的童趣。与他一起度过的很多集体活动(如:每年的春游等活动)都是妙趣横生,有的时候大家玩的宛如一帮大孩子。他喜爱游泳、喜欢羽毛球、乒乓球。

在他的带领下我院逐渐成为全国摄影专业的知名学校。他又四处奔波,先后与德国、美国、韩国、日本、澳大利亚等国合作,或互换学生,互派老师。在他的感召之下很多教师、学生开始努力学习英语、日语。2006年,在他的筹划下与英国伯顿大学合作创办中英合作研究生班,该研究生班在摄影界引起高度重视,许多国内知名摄影记者,如南方都市报视觉总监王景春、东方早报副主编常河、东方早报摄影部主任安光系等都成为了该班的学生,在学习期间他们领略了世界新闻摄影发展的新趋势和动态,在今年四川汶川地震中他们尝试将研究班学到的知识(流媒体)运用在实际工作中(在此期间网上每天的点击率超过300万次,是全国报业发行总量的几倍),这个新思路在业内引起热烈反响,在今年平遥国际摄影节期间引起广泛的讨论,带动国内新闻摄影界从技术到理念的大转变,很多纸媒开始组建流媒体部门,开始重新整合摄影部,因此杨晓光院长被业界人士评为中国流媒体第一人。

从2006年开始,杨院长带领学院的其他老师将研究生班中的新思想开始在本科课程中渗透,尝试在教学中改革。在今年的课程中他将流媒体的知识加入到他的课程中,让学生运用相关技术、技巧完成作业,当国内一些知名媒体的摄影主编看到我院没有毕业的本科学生的作业时声称:这样的学生不用实习可以直接签约。

他为人谦和、友善、平易近人,他善待每一个人,能同各个层次的人友好相处。我们曾经记得他在平遥与一名三轮车车夫热烈交谈,就像一对老朋友。他说:人没有高低之分,只有职业选择的不同。所以,在他的言语中没有轻视的人。在他的人生哲学中有许多与众不同的观点和思想,他也用他的行为认证着他观点。记得在2005年平遥摄影节即将结束的时候,他无意中了解到各国的策展人(包括学生)将聚到一起为当时平遥摄影节的副秘书长张国田讲解他们策展的思路时,他加入其中,如学生般认真的聆听,感动的张国田说:这样的成就下还能抛弃架子聆听,这样谦虚的精神是我学习的榜样。还记得新华社特稿社的曾璜(曾留学美国)曾说第一次和杨老师一起到平遥摄影节做翻译时,他的专业英语并不是很好,很多地方需要请教。可事隔一年他们再次相见时,杨老师的英语水平进步程度让他大为吃惊。据杨老师介绍,为了学英语,在家里随时随处可以看到英语,早晨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打开英文的电台,然后去洗漱、吃早餐,很多年过去了,这个习惯一直没有改变。在工作中他也是个勤奋的人,北京《竞报》原摄影部主任崔波曾经说过:没有想念杨老师的机会,一年要见到他十几次。过去的几年中杨院长奔走于平遥、连州、同里等摄影节、摄影论坛,摄影教育高峰会等活动,在交流中学习、发展。

杨晓光教授思想活跃,点子总是层出不穷。平遥国际摄影大展的秘书长们曾为了来年的平遥摄影节中高校部分的相关活动从陕西亲自跑到大连与杨院长交谈。他们说杨老师总是能带来新奇和与众不同的想法。在杨老师与平遥打交道的过程中,他的角色几经改变、从翻译到会议组织者、到策展人,他的工作都得到了大家的赞许。他的亲和力和感召力感染着每一个与他接触过的人。

他又是一个深受学生爱戴的老师,很多毕业生挣到第一桶金后请他吃饭或给他买些小礼物。因为学生们忘不了,杨老师平时对他们在学业、生活等诸方面,是老师又像家长般的给予和关爱。他上的《电影欣赏》课被评为我校最受欢迎的选修课程。他的课堂生动、有吸引力,在艺术概论课程中,他将音乐、美术、电影等多种不同的艺术形式结合在一起灵活分析讲解,彰显了他人生的博学、睿智与特殊经历。七十年代杨院长从事过文艺表演工作;回连后,他通过夜大,学习了影视相关的课程;之后又自学英语;80年代初以奖学金待遇留学美国开始学习摄影,在哥伦比亚博斯菲克大学获得文学硕士学位。他许多做法别开生面,如迟到的学生要想上课需要表演节目,所以有时学生也会罚他表演节目,在他的课堂中总有欢声笑语相伴。

杨院长匆匆地走了,却给我们留下了无尽的思念。无论何时我们都会记起这个让我们充满欢笑、顽皮的院长。用学生DJ Clark的话来说:“如果用‘快乐’来衡量人生的财富,那么杨老师在天堂里一定是最富有的人。我们最遗憾的是,他再也不能跟我们一起来分享他的快乐,他人生里最宝贵的这笔财富。英国诗人托马斯坎贝尔曾写道:死后能永远活在人们心里,虽死犹生。杨晓光教授的精神将会一直伴随着我们”。



版权所有 ® 2008 大连医科大学·党委宣传部